菱蕶_假如让我说下去

记录日常的博(抑郁症),偶尔有产出,不多,慎关注。目前入坑金光,喜欢俏俏擦擦温皇~梦想养一只jp娃

2017 9 5

喝了安眠药晕晕乎乎的.......我一定要做好,那件事。西西超累的,我要谅解她。其实已经相当谅解了........想对她好,想宠她,想看她笑。她是我最坚硬又柔软的护盾。只要她在永远就不会让我泄气。
我的命是我自己撑下来的。高中的校园暴力很可怕。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如果非要找原因的话我还是受害者。可是谁管是不是受害者。背后议论我,往我凳子上泼水,当着我的面辱骂我及朋友。内心充斥的是愧疚是我是罪人的想法。
然后更大的打击来自二次元。过于频繁地依赖大概让人不舒服了。于是我退出。天天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深爱的人发聊天记录。其实我嫉妒。特别嫉妒。又悲伤。就算她是因为我认识的某人,可我始终是个外人。超级觉得自己不配爱人。又嫉妒又羡慕。她在贴吧发关于某人的帖子。回复里有亲友开玩笑让她把某人拿下。相当不满。可是那个时候和某人关系几乎降到冰点了。我觉得好不容易得来的温暖终究还是要失去的。一度崩溃。在这期间我的好朋友天天聊某人聊他们两个成了多么好的朋友。我感觉我被逼上绝路了。那时候再加校园暴力的影响, 那一阵疯狂想死,大概那时候精神就出问题了。上着课总觉得有人喊我快去死,咬紧了牙关才控制住身体。每天想着跳楼。很可怕。
那时候拉着自己的线就是自己是独生女,死了家人怎么办。所以开始寻找低一点的楼层,想着跳下去应该摔不死,但能让我休息下。我实在是太累了。后来每天站在楼梯口,我问朋友从这里跳下去会不会有事,她好像回答的是吧。于是又盯了那里很久很久。但还是控制住了自毁的欲望。没有跳。
那段时间很可怕。对我而言。对别人而言大概是一段极其幸福的经历。我看着我的好朋友一步步在群里打好关系说说笑笑,见了我就丢几句你就是矫情玻璃心而已,xxx都那样了还能拼命地活下去你这算什么?就是这些话一句一句把我逼到崩溃。每天行尸走肉一样生活着。心里永远是冰冷冰冷的。也习惯了三次元的恶意,可以面不改色擦掉凳子上的水,再坐。那时候很痛苦。超级痛苦。回家求着让爸妈再生一个吧被问为什么。我不能直接说是因为我活不下去了啊。没有后续。
那时候唯一肯驻足听我讲话的就是西西。我哭着打字,她语音倾听。我知道她很忙,所以更珍惜这样的她。她的温柔给了我些许阳光,让我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还有前进的目标。她是天使,她会发光。
后来高三果断的出去学习了。也努力认真了,到高考一共提了100多分。有学习压力所以并没有很难过。那时候已经和某人关系缓和了。心情好了很多。只是精神问题遗留。上着课我看到一有引起情绪的东西就哭,哭的停不下来。老师就手忙脚乱安慰。还总动不动就狂躁,狂躁就咬自己打自己,才能让心里安静下来。那时候就察觉出不对来了。但高三了,没跟爸妈讲。
大一前期熬的很累。有次实在憋不住了想自残,结果西西跑出来骂了我一顿骂的很狠。可聊到最后是开心的。双方确认了自己的心意。不是爱情,是挚友的心意。于是终于通过二表姐让父母知道了。然后就是看病,吃药。
她一直陪着我。大学时光。好几次撑不住,因为她化险为夷。她超级好的。我要保护她。不想让人欺负她。如果这次真的......我会好好陪着她。朋友就是互相帮助。能减轻一点她的难过也好。需要我的时候我都在。

没想到喝了安眠药絮絮叨叨了这么一大堆....明天醒过来肯定又会觉得记忆模糊了。安眠药就这样。明天还上课呢,还是早点睡。

所以说她真的很好。她是唯一一个伸出手拉我却没松手的人。现在我上来了。我要和她一起活下去。抑郁症也不怎么发作了,挺开心。只是偶尔想死。不过想和实施是两件事,没什么大问题。
挚友这样的词都觉得不适合了。我们已经像亲人了。虽然最近她非常忙心理压力非常大,但是我想我得乖乖的别让她又分心。她好累的。想和你一起活下去。送你围巾,送你兔子,送你好吃的,送你手作。很开心。
睡吧,安眠药困困。明天一天又是新的一天,需要加油呀。

评论